-护城- KHR狱山重度沉迷。
攻控。

【轰爆】想问一下大家双A真的有未来吗?(论坛体/ABO/章一)

*轰爆。/论坛体,ABO背景,两个人都是Alpha。后面正常视角的部分是作为补全。/保留职业英雄设定,两人皆已成年,交往中。/注:本章目前只有作为楼主的芦户三奈是原作角色,剩下即使是固马也仅是原创。


-[求助]想问一下大家双A真的有未来吗?-


1l  异形P

因为是定义相当模糊的一个命题,实在拿捏不准就发到情感求助区来了!虽然题目是关于第二性征但其实也涉及到感情,只是楼主还没想好该怎么写,毕竟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可能有点乱,点进来的小天使体谅一下啦,拜托拜托——


2l

抢一下沙发。


3l  我是匿名

在这个区这个标题的话应该不会很快就...

向哨。

“格瑞。”


那音节极短、干净利落一如其拥有者的性格的名字在少年唇齿间翻滚,嘉德罗斯立于几截台阶之上,居高临下地笑得张扬。他一头金发在冬日最后的阳光里闪耀,苍白又热烈的暖色包裹起他的身体,而嘉德罗斯就站在这光与影的交界点,背朝着挣扎不肯下沉的落日,面对如潮水蔓延泛滥的无尽黑暗,狂妄地张开双手。


“你在怕什么?”


枪械撞击钢板的重响在夜色中回荡,他掷下绑在腰侧的弹夹,拆开绷带卸去紧贴双臂的匕首,一步一步向银发的男人走了过去,让自己踩着灰烬仿若投诚般弃甲丢盔,一无所有——


“你失控了,嘉德罗斯。”格瑞用冷淡到近乎无情的语气下了定论,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把他制在原地,却又生硬地避...

……?
……??
……???
不站cp但是这几格也太糟糕了点??

【狱山】时间差

*590 x 80。/十年后火箭筒,80 800互换。/短打。


-时间差。-


据说人若是总在进行某些不健康的运动时受到惊吓,说不好会影响到下半生的性福。


狱寺隼人阴沉了一张俊脸,盘算着是先杀人还是穿好衣服再动手杀人。在那该死的粉色烟尘冒出来之前,他正单手把山本武按在床上,准备好好问候一下那白痴身上又不知从何而来的伤口。

“十年前的这家伙到底是有多笨,蠢牛那点没用的手段都能中招……”他不快地啧了一声,按压下自身的冲动撑着床直起身来。狱寺隼人还没想好该怎么应对五分钟令人烦躁的时空错位,尤其是眼下的状态,并不是什么适合会面一无所知的小鬼的时期。或许至少得先解决这麻烦的体位...

实在没时间打。强行人机白狄一次,并假装什么都没发生。

主要原因还是我没狐白皮肤。

【S80】阿喀琉斯之踵

*6+ S80。嗯,80成年了(刚成年),没有对未成年下手。没启动的车,因为作者带着小姨子跳车跑了。/ABO背景,没什么剧情,非常(难得的)轻松,雷自避。

BGM - Sexual Healing


-阿喀琉斯之踵。-


——“喂!别被自己的软弱牵着走了,小鬼!记住,既然决定握住这柄剑,就把你那些可笑的天真统统给我抹杀干净,连同你该死的弱点一起——”


山本武,性格开朗、运动神经超群,身体素质在年少时就从同龄人间脱颖而出,但早应显现的性别分化迟迟不肯在他身上降临。

事实上,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普通而寻常的Beta,并自彭格列十代目接任以来,就于家族任务上有着相当高的活...

【狱山】世界以痛吻我

*8+ 5980,超短篇。/没有经历过未来战的世界线,沢田纲吉尚未假死,彭格列各个分部及相关人员也还未遭到大规模迫害。/都是片段,都是我歪了的脑洞。


-世界以痛吻我。-


这不是他第一次在急救室里见到山本武的身影。

狱寺隼人烦躁地掐灭了手里的烟,不顾火星在指尖燎出的刺痛,把那无辜的尼古丁制品碾成粉尘。

他以为自己带着一身凉透了的血,早已变得麻木不仁,可他该死的没有。十年来那些刻入骨髓的灼热的风几乎磨穿了他的灵魂,在每一次钻心剜骨的疼痛中把他从悬崖边生拽回来,居高临下且讽刺地宣告:彭格列的意志尚未完成。

他们没有退路。

急救室的灯闪了两闪,他猛地站起来,挤开涌出的医务人...

【狱山】镇雨之岚

*10+ 5980。/经历过未来战的世界线。/爽文,别管bug。


-镇雨之岚。-


彭格列现任岚守与雨守关系不和一说,似乎是自彭格列十代目接任以来便存在至今的传闻。每当有好奇者提起此事,并再次传到沢田纲吉耳边时,他总会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个介于苦恼与感到好笑之间的表情。

“他们啊……”年轻的首领单手撑着脸颊,向来温柔的声线里夹杂进了半分无可奈何。“里包恩,要是他们只是如传闻所说那般简单的'不和',我也不至于为这件事烦恼这么久了。”

“所以说你还嫩着呢。”倚在桌边的人把玩着一柄没开刃的匕首,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。


狱寺隼人像一团拥有实体的怒火一样熊熊燃烧着闯进了会议室,险些...

【Gramander】We will rise. 章一(一战梗/半AU)

*OOC属于我。/Bug多,半AU。/很多我流设定!慎。


一、


1916年。东线战场。


Percival Graves快步穿过一片废墟,在他身后的黑暗里,城镇的残垣断壁摇摇欲坠。在这个敏感时期直接幻影移行进入前线阵地不会是个正确的选择,因此,在通过关卡确认过身份后,他不得不步行前往目的地。


Graves不是第一次踏上这块大陆,但这一次是出于魔法国会的授意:在他彻底接任安全部部长这一职务以前,国会派给他的最后一个任务。在麻鸡政府以及美国魔法界正式宣布介入战争前,实地调查显然比那些书信报告更有意义。尽管他的家族对此持有的并不是赞成票,Graves依旧选择了接受。...


【临帝】爱恨皆虚

*极短篇。/全是我流。/ooc属于我。


-爱恨皆虚。-


——人类拥有着无数虚伪的情感,而其中单调到愚蠢却又最为出色的,就是爱,与恨。


“啊啦。你难道不恨我吗——?”

放下书的那一刻,一个声音带着轻浮的笑意从龙之峰帝人的脑海里跳了出来,在他耳边嗡嗡作响。

……恨啊。

只是恨与爱本就是可以相互抵消的消耗品,我恨你便如我爱自己一般,早已遗忘了理由,早已精疲力尽。


龙之峰帝人的十六岁是在日常与非日常的夹缝间度过的,他就像是悬崖上走钢丝的表演者,无论是左边还是右边,只要迈出一步,就是粉身碎骨。

而折原临也不同,那个男人可以只为了一场盛大的演出而燃尽世界上所有的...

© 喻护城 | Powered by LOFTER